关注我们: 微博

链接刷票器,如何评价网络投票的利弊?

“网络投票”的初衷是好的。利用网络投票不仅节约成本链接刷票器,而且能更便捷、更迅速地传播活动信息、扩大影响规模,让更多的人知道并参与评选,最重要的是让评选更能代表“民意”。然而“网络投票”在方便了我们的同时却也产生了一系列不利的弊端。

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利用“网络投票”的隐蔽性、非实名性、线外操作性钻空子。近些年来,各种刷票软件层出不穷,专门用于网络刷票的“网络投票代理公司”也叠见层出。而那些企图通过“刷票”获胜的人对此则欢呼雀跃。事物都具有两面性,但当弊端大于益处后,我们就不得不对其进行反思和重新界定了。“网络投票”初衷有违,我们不得不质疑其意义何在?

打开电脑或手机,各种QQ群、朋友圈、微信群等时不时地弹出各种投票链接。很多时候出于交情人们不得不勉为其难地为亲戚、朋友以及其他一些略有交集的人投上“宝贵”的一票,即使他们的事迹或者他们自己本身与其他选手相差甚远。更有一些人为了让自己或者自己“中意的人”或者受委托帮忙拉票的人得到更多的选票,又会去发动亲戚、朋友、同事、熟人甚至网友来投票。甚至,在政府、企业、某些单位为了让本单位参加比赛的人胜出而把投票当成一种“政治任务”,要求单位的所以成员都要参加。如此一来,网络投票就演变成了谁能充分利用网络资源和人际关系谁就能胜出,这和其本来的初衷已经天差地别,那么我们不得不追问其意义何在?

“朋友圈、QQ群里,微信投票链接早已泛滥成灾了。微信投票谈不上公平公正,这我知道。我想不到的是,微信投票已经不仅仅是拼人品了,还到了拼‘钱’品的地步。”和笔者一直在从事义工的一位大姐在微信上吐嘈次本“拉票”。

同时,她通过微信向笔者发来了一个刷票公司自称为“小吴”发来的一条短信,根据短信内容,锐意创新类中,2.8万包第一名,1.8万元包进前三名,8000元包前六名。

而我所在的广东省湖北阳新商会也专向笔者介绍了一个专门帮助别人刷票的专业人士(他有朋友的小孩子在进行第二届寻找”最美南粤“评选活动,该专业人士曾以0.10元一票的方式为小朋友投过票)。

这位专业刷票的人士后来报了一个价,每票0.25元。

而在4月6日中午,来自湖南的号码133-1749-8753以投票系统的名义来电话推销网络投票业务,笔者通过两次对话,她以为笔者愿意用钱去购买网络投票,于是,笔者对他们的业务也有一些了解了。

对方称,投票方式跟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投票一样,很安全。

她说手下有“投手”2万人,1小时涨1万票数不成问题。一天5万至10万是不成问题的。

讲到价格,她说10万票,只需要2.5万元。

后来笔者说考虑一下再说,再后来,她再打我电话,笔者就没有理会了,但第二天,又有几个长沙的电话打过来,我估计还是他们来想来推销此项业务。

对于网络去找专业刷票公司帮忙,其实在笔者微信的好友不下20人都提过这个问题,更甚有我们商会几个老乡说我这样的拉票太辛苦了,他们几个人每人愿

意拉几千元来帮我支付这一笔费用。

对这种用钱去卖票,内心是感到不齿的。既然是“深圳好青年”,用钱去买刷票,就是一种弄虚作假的行为,这种行为何能叫“深圳好青年”?

于是,我还在继续拉票,每天对着我四千多好友一一的这样的发消息,在各大群上发布同样的消息:遇到困难,不放弃,坚持到最后,这也是一个深圳好青年应该具备的好品质,所以不管最终名次怎样,自己宣传、推动到最后一时刻(4月8日24:00)。

而大部分的朋友是支持态度的,每天早上也会给下投票成功后的截图,当然,也有朋友直接拉黑我了。

对于这次网络投票,我和爱人,包括我的岳父大人,小孩,我商会上一直关心我成长的朋友在这一段时间内都挟在拉票大军中,有些无可奈何,却又欲罢不能。我们废寝忘食四处拉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票数还是被别人远远甩在了后面。今天是投票截止时间了,作为一名喜欢文字的公益人士,我也应该在这个时候为这次投票写一点什么,做一点总结了。

是的,这几年,微信以其经济与便捷,发展迅猛,日益普及。我想,一些人正是瞅准了微信的影响力和传播力,才把投票活动放在了微信平台上。活动主办方的初衷是通过大家客观公正的评选,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但是,现在的投票活动似乎演变成了拉票大战,难免有失公允。人们根本无暇留意其是否优秀,而是碍于情面,指哪投哪。一些主办方举办活动就是为了扩大宣传,想要投票就得先关注其微信公众号。这样用赤裸裸的“绑架”来聚集人气,怎能不让人不心生厌恶?

所以,笔者个人认为,这种网络投票现在是弊远远大于利了,我们以后应该取消这种各种各样的投票了,用其他的方式更好的方式来替换这种新型的“病毒”投票模式。

本文由博客吧原创,转载请注明!

网友留言0

欢迎留言发表您的观点,或点击 退出 登录